戴卫的「风骨」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作者: 艺术  发布:2020-01-30

认识张世荣之前,就曾拜读过许多报道他的文章;在报刊杂志等各种媒体,见过许多他的作品。真草隶篆,结体多变,气韵生动,不拘一格。我被他的作品的艺术魅力所震撼,早就产生了要登门拜访的欲望。2011年10月l4日,我终于拜访了我心中仰慕己久的书法艺术家。一

在我的书信藏品中,有一帧精致的贺卡,印有「达摩东渡」写意画和「风骨堂」的钤印,还有表达美好祝愿的出色书法。这是四川画家戴卫寄赠给我的。这件融高雅画作和精美设计于一体的信物,使我常想起这位巴蜀才子的不凢经历

张世荣是山西闻喜人,1939年4月出生于闻喜县关村岭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他的外祖父是一个传统文人,写得一手好字,每年春节、村里的红白喜事,人们都要来找外祖父写对联,这使他心中充满自豪,也使他对书法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戴卫天性聪明、酷爱画画,在学校和少年宫时,便得到老师的锺爱。十二岁起就陆续发表作品,有的还被选送出国展览并获奖。读四川美院附中时,赶上上山下乡热潮,报名来到凉山彝族地区落户。在这偏僻贫穷的西南腹地,戴卫饱受苦难,但也磨砺了自己的意志。在繁重的劳作之余,他抓紧一切时间读书、画画。为丹巴云母矿和贡嘎大草原的工人、牧民画了大批速写素描,晚上,秉烛熬夜,用「一把炒面一杯水」的精神,勤奋创作

1948年,已成为解放区的关村岭,请来一位名叫王长烈的前清老秀才,给村里的孩子们办起了私塾。9岁的张世荣被父母送进了这所私塾,成为老秀才的弟子。

在这期间,戴卫与共患难的妻子蒋晓云生下一个男孩,因缺医少药不幸夭折,巨大的哀痛没击倒他;戴卫于「文革」前给《清江壮歌》、《南行纪》绘的插图狠遭造反派批判,沉重的政治压力没有使他屈服。「生活再苦,精神也不能垮!」这就是戴卫的心声!

老秀才的毛笔字写得特别好,对孩子们写字也要求严格。尤其是毛笔字,要求孩子们写作业必须用毛笔,写不好还得挨手板。

一九七九年,戴卫被破格调到出版社,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为茅盾的《腐蚀》进行装帧设计。在封面构图中,他画出一位半躺半卧面露惊恐的妖艳少妇,造型、神态十分生动,夸张变形也恰到好处。在十年动乱刚刚结束的那个时期,这样新颖独特、颇具功力的设计还极少见,社里将画稿送到北京,病中的茅盾嘱家属来电:「封面、插图均感满意。」这以后他陆续为巴金的《探索与回忆》、老舍的《二马》、曹禺的《草原》、艾青《归来的歌》、美籍华人作家聂华苓女士的《千山外,水长流》等作品创作封面、插图,都得到了高度的赞赏。巴老称戴卫的肖像画「是平生最感满意的一幅,设计可与国际上任何装帧艺术比美」,曹老于一九八三年七月挥汗给戴卫写信,称他为「八十年代有远见、有能力的大装帧艺术家」聂华苓见到自己的作品以后,及时来信说:「插图很神奇,这是感人的艺术!」

先生为了让我们尽快掌握写字要领,一个字常常让我们写几十遍。有一次写仿时,我不慎将一团墨滴到了仿上,当时心情烦躁,就索性拿毛笔在仿上乱涂一气。结果彼先生看到,当着同学们的面,打了我三个手板,疼得我吃饭都拿不住筷子。当时我就暗下决心,一定要写出一笔好字来,超过先生。

戴卫的一系列装帧佳作和优秀插图,得到了装帧界前辈和同仁们的注目和推崇,连续在全国和地区性艺术展览中获奖。一九八五年,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戴卫封面插图选集》。在繁重的编辑业务和领导工作之后,戴卫一直坚持国画人物的创作,并显示了很深的悟性和不凢的功力。现代人物画中常见的仓颉、庄子、钟馗、李白、杜甫、李清照等历代圣贤文人,在戴卫的笔下,形神各具新意、笔墨迥然不同。祗有深深体味人生、深深理解艺术、敢于摒弃陈陈相因构图、技法的人,才能以游刃有余的绘画功力,挥洒出卓然不群的风骨之美。

在这种强烈好胜心的驱使下,张世荣勤学苦练,书法进步很快。不久,就可以给乡亲们写春联、写大字了。

在戴卫的古代人物画廊中,《夸父追日》的夸父那全身赤裸、奋力狂奔的雄浑造型;《女娲补天》的女娲那矢志不渝、视死如归的无畏神态;《杜甫诗意》的杜甫衣衫单薄、面容憔悴地在瑟瑟秋风中挺立的身影;《李清照》中一代词人那颈项刚直、傲对权贵的气质都生动地表现出画家对中华民族历代英魂超凢脱俗的理解,对艺术作品蕴涵时代风骨的孜孜追求。

本文由广西快三走势图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戴卫的「风骨」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