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境象 清逸灿然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作者: 艺术  发布:2020-02-14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山水有仁智之德,满维起寄情山水,画思独造,登玄偕秘,他苦心孕育的灵魂图像青绿山水,别树一帜,被画坛誉为满家山水。青绿山水,气度,雄强博大;笔墨,华滋浑厚;意象,清新飘逸。

山魂如诗,水魄似画。山水诗、画是中国山水文化中的两大华顶。东晋顾恺之创作的《庐山图》,是中国绘画史上第一幅独立存在的山水画。庐山高僧宗炳在《画山水序》中阐述的畅神说,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篇中国山水画论。山水画由此发端,经于南北朝,兴于隋唐、五代,盛于两宋,发展于元、明、清;一千七百多年来,历代大师不断探索、创新。然而,在浩如烟海,精深博大的山水画中,满家山水这类形象,在中国传统山水画中,无论青绿,抑或写意,都是难寻踪迹的。

山水以形媚道,满维起的山水属于密体小青绿,画面多景象,大多采用方形构图;他在继承青绿山水严谨工细的法度之下,以消退了火气的青、绿、蓝为主调,衬以墨色的含蓄与凝重,在色度的明暗对比及变化中尽现空间的变化与灵动,从而避免了传统青绿的僵硬与单调。可有意思的以其名论其画:满构图饱满,充实而富有无限的张力:无论方寸之小,抑或丈尺之巨,几乎不留空白,但满而不塞,繁而不密,在茂密之中见空灵,博大之中获清雅,气象之中得意蕴。维维者,线也。线是中国画的母语,是有血有肉、有气有骨、有神有韵的生命的线。骨法用笔,是中国画造型语言的魂。满维起说的《一画者万象之根》是最好的诠释。起在二度平面上做足文章,是中国画奇绝之神。艺术图式语言的独树,意味着艺术家风格的明朗标举。山水之变、山水图腾。满维起张扬着自己的艺术个性,在求变、求灵、求新,乃至求静中,营造笔墨学养的大诗意;创新形式的大境界;时空审美的大气象。

满家山水有石涛之精神,亦可见沈周之用笔、文征明之书法、李可染之用墨、傅抱石之意境等大家之魂魄。传统精深博大,可以学习的东西浩如烟海。对画家来说,没有所本,是不可想象的,所以在历代大师中,我选择与自己性情喜好比较接近的石涛,希望通过石涛为突破口,进而深入传统,得到全面修养的提升。满维起在继承发扬传统和深入自然中陶冶灵魂,熔铸个性,探取笔墨三昧,为建构自己的山水境象突破了传统青绿山水的模式,从传统的三渲五染的烦琐程序中解脱出来。尤其以水墨介入青绿,更是冲淡了青绿山水和水墨山水的界域,从而拓展了青绿山水的表现空间,同时,也丰富了水墨山水的表现语系。青绿与水墨相映成章、呼应成局;严谨与豪放、雄浑与清逸、内敛与外延形成了独特的视觉冲击力,给人带来清新隽永的艺术美感。从而实现了由古典青绿山水向现代青绿山水的成功转型,赋予青绿山水更为鲜明的时代精神和审美风貌。

满家山水意味,有一种元气淋漓之象;满家山水造势,有一种人格化的自然美;满家山水本色,源于自然生态之风貌。作为一名好的画家,则要深入生活,经常到大自然里写生创作,通过大量的速写、写生把大自然里千变万化、千姿百态的山川河流景象记录下来,作为永久的保存资料,随时取用帮助记忆。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满维起放归自然,走千山万水,深入原生态体验最真、最纯的情;采撷万物灵韵,探寻艺术之源。搜尽奇峰打草稿,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他追求无尘之境,更渴望触景生情,把心中每一点微小的涟漪,凝聚在纸上,让情丝在纸上流动。三十多本寂寞的写生,羽化成鲜活的灵山圣水。山性即吾性,水情即吾情,逸笔泛墨抒心臆;神灵妙秀的黔桂山水启蒙了绘画天赋,风情万种的苗家侗寨赋予了创作灵感。天地精华育英才,满维起由血气方刚的探索,转化为理性的追求与睿智的思考,然后再转化为自家的山水精神。这些原生态山水,也无疑成为满维起孕育灵魂图像青绿山水的最重要基因。

山在欢呼,水在笑。笔墨是山水真正的生命舞蹈,是超逸象外而跃然纸上的自由元素和生命的影响力。满维起的笔墨,内涵是如此深刻,形态是如此丰富,体系是如此周全,境界是如此高妙。他作画以心运笔,墨随己意,赋其形求其神,自然而无匠气,加其运线飘逸劲挺,勾勒与没骨手法灵活运用,画幅完成,则意境顿出,让观赏者体味把玩不已,其意境妙不可言。画中,既有传统山水画中经常出现的蹊径、亭台、楼阁、舟桥等元素,还有以极简的山峰、烟云和泉水这些有限的元素所构成的具有现代审美意识的画面。《水曲山偎数人家》,体现了诗画本一律。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仿若陶潜笔下的世外桃源。那山水树石,笔格遒劲,云霞缥缈,涧壑幽深,峰峦明秀;作品重笔情墨趣,抒发个性,利用水和墨的交融、渗染、冲刷而造出清新、静谧、淡逸的氛围,更具感染力,在湿中求干,湿而不软,淡而不简,让人始终停留在虚无恬静的境界中。满维起注重禅悟生活,玄对山水,借山水之灵性可以悟道乃至证道,常以亲身所感的场景入画,《云起锡崖沟》对水汽情有独钟,在观察水、体悟汽的过程中,能获得生命的启示。清澈明晰的水汽,苍翠葱郁的树,层峦高耸的山,相互映衬,使人感到苍莽深邃幽静,却又不失厚重华滋,气韵充盈。与墨色淋漓,气象氤氲的满家山水对话,其会将自然神秘的感受及某种愉悦情绪传达给你、感染你,使你感到真实。那山水意韵,不是对自然简约的照相阐释,而是用笔和墨忠实而深情地诉说着自己的经历与思想,那一山、一水、三石、五木都淋漓尽致地洋溢着一种纯真的生气,一种天地间的真气,一种人与自然和谐的沟通,一种情绪和心境。

只有拨开艺术浅层的浮云,深刻领会艺术深层的耕耘之后,画家才能够攀登在绘画语言的巅峰上,建构他所感知的艺术世界,去确立其生命与艺术的家园。满维起正是这样一位在大艺术、大审美的心灵空间构筑起自己丰富、独特、新颖的艺术天地,用自己的言行和图式,多层次、多方位地诠释了传统与现代、光荣与梦想,为中国山水的审美带来诸多创新和思考的艺术家。可以说:满家山水是拓展人类思维深度和广度的山水。

李苦禅说:做人要老实,画画要调皮,思想要飞扬。满维起为人温润、平和。圈里人说:和他交往是件快乐的事情,谈心能知心,知心能交心,就像欣赏他的画,总能给你一些意想不到的美好享受。有时候,他的一个有趣的幽默、一句机智的讽刺,让人忍俊不禁,觉得特好玩。别人介绍他是画家,他却面带憨厚自谦:我不是什么画家,只是个画画的。

言谈举止间,大智若愚,平易近人。平常心是道,五十多年的广博积累,使得满维起在生活中频繁运用艺术智慧,对人生的事业进行独特的思考。一个有思想深度、谦诚宽厚的艺术大师,就像一本经世典藏的名著,亲密阅读的时间越长,越能从中嚼出新的风范。

中国美术创作院是国家级的艺术研究机构,从组建、创办到运营一切的一切从零开始,面对广阔的发展空间,满维起满怀激情地主持日常工作,精力旺盛地上下联络,纵横协调;采风、写生、笔会、画展、学术研讨、编辑出版、人才培训、中外交流,为打造美术创作院的品牌八方奔走,就像一条时而浪花飞涌,时而纯净平缓的山水,为画坛注入一股清新之气,竖起一面大旗。以继承创新为本,以风骨盈健为魂,以正大气象为格的办院宗旨,构建科学发展,营造和谐魅力;为繁荣美术创作,多层次,全方位地开展工作,主办了南北人物、四季家园、本源画风、正大气象等系列展览,让美术界触目惊心,难以忘怀,而这一切又无不体现出策展人的大胸怀,大视野,大目标。三年来,多姿多彩的事业,繁忙而杂乱,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支撑,满维起默默地为美术创作院、为画家所思、所想、所做,经受着生命的透支,灵魂的折磨。但他依然用心炫亮艺术,并将自己燃烧到了极致。作为一个有着历史使命感和责任感的大家,不仅仅于自己的艺术追求要达到大境界,更重要的是要勇于肩负起推动民族艺术向正确方向前进的历史重任。也许,正是这种责任与奉献,成就了满维起的人生和艺术。

本文由广西快三走势图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山水境象 清逸灿然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