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象艺术大师肖恩·斯库利:我有很强理性但也很

作者: 艺术  发布:2020-02-14

长达8米的大幅油画《日与夜》

我希望我的作品既有具象的部分,又有属于抽象艺术的自由表现。所以我想把人们从绘画中去掉的东西放回其中。抽象画的历史就是不断做减法的历史,减法比加法容易,因为减法看起来更激进。但是什么都减掉之后,绘画就不再发出自己的声音了。我想把比喻性、人文主义精神、情感和人际关系放回去。(图:长达8 米的大幅油画《日与夜》)

据说肖恩斯库利(Sean Scully)很幽默。可是网络流传的一段视频采访,只展现出他严肃的一面。当记者请这位二战后重要的抽象绘画和国际艺术大师介绍一下他的作品,以便人们更容易理解时,他立刻回答:让人们易于理解?这不是我的事情。

10 月底,斯库利为即将于11 月23 日开幕的50 周年回顾展《随心而行》预热而来到上海。他个头很大,总是穿着工装,面相也有点凶悍。但是采访他时,发现他确实爱开玩笑,而且这种玩笑往往建立在他令人生畏的外表之上。当他板起脸来拒绝一个要求时,所有人都觉得最好还是当真,然后他就会哈哈大笑,说,我都听你们的,我是人民的奴仆。

此次展览经过两年的筹备,涵盖了斯库利各个时期最重要的作品,借展于欧美多个重要博物馆以及画廊和私人收藏,包括油画、色粉笔、素描、摄影等一百多件作品,包括长达8 米的大幅油画《日与夜》、曾在大都会博物馆展出过的《光之墙》系列等。他还受上一次中国之行的启发,在展览举办地喜马拉雅美术馆创作了大型雕塑《中国堆砌》。

斯库利那些由不同大小、形状的色块组成的油画看起来简单,针对的议题却很复杂。我对艺术的可能性抱有非常浪漫的想法,我认为它是个人的普遍性,从这个意义上讲,我的工作是繁复的。他使用的几何图形不是精确的几何图形,调色时也没有固定配比保留一定程度的混乱和失控,让直觉作出判断。这么做有时候会失败,但却使他的抽象画蕴含了无比纤细的情感。他反对那些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出现过,又在现代主义终结之后重现的离奇、乖张、扭曲的艺术潮流,人文主义才是他内在的信仰。

斯库利那些由不同大小、形状的色块组成的油画看起来简单,针对的议题却很复杂

《Backs And Fronts》1981

《20 Meain》2007

本文由广西快三走势图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抽象艺术大师肖恩·斯库利:我有很强理性但也很

关键词:

上一篇:山水境象 清逸灿然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