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然物外灵气自备——与画家尹默先生化画断想

作者: 艺术  发布:2020-03-01

尹默先生邀我在家中,将他的一百多幅山水花鸟画新作展现在眼前,一一过目、深品细赏、反复玩味。几年不见,他从意念、构思到笔墨经营又有如此大之突破,竟使我产生前后判若两人之感。我们边看边议,或就画论画,或顾此言彼、借题发挥,尽兴驰骋、海阔天空

话题首先从他1989年远足甘肃说起,他亲历河西走廊、祁连山麓、嘉峪雄关、敦煌圣地,广览博闻了西北大漠,戈壁翰海独特的景色,风士与人情,其意念、思维心态均受到一次纯净而空灵的大自然地洗礼。置此,再重新审视社会、人生,回眸自己的艺术足迹,再检点自己的笔默技法,情不自禁地产生出敢于否定自我,并超然物外的一次升华与飞跃。

我们谈及清代画家石涛,曾发出过笔墨当随时代的呐喊。实际上随着历史车辆的滚动,每个艺术家无不在企及自己的理念与作品能跟上时代步伐,产生强烈的创新意识。裹足不前、原地踏步,沾沾自喜于已有点滴成绩,是最无聊、最没出息的愚者。这种紧随时代的创新意识,绝不是什么赶时髦、出风头,应当说是一种创作精美作品做到无愧于人民的责任感。此刻尹默先生不仅把这看成一种愿望与憧憬,而是要付诸时间、精力与心血,并以只争朝夕的精神加以实践。

让思考多于劳作乃达芬奇大师的一句名言。尹默先生不仅劳作多,而且更勤于思考,从不懈怠,并结合深入生活、积累素材,凭添感受,认识得以升华之后,再回顾反思,总结自己创作中的得失、优劣、取舍,从而找到否定自己,变更自己的契机,并达到物我两忘之思想境地。

谈及西北三行,他不仅专注了敦煌莫高窟、嘉峪关城城楼、古长城烽火台,以及长河落日、大漠孤烟,还十分留心在深山峪谷中的茅屋草舍人家,荒山野岭中的岩石花木,从空旷冷漠中、从萧瑟寂寥中更能生发许多超脱意念与非凡联想,始而查觉自身的局限、拘泥、肤浅与渺小,更领略到自然的广博浩翰、空灵洁净及蕴涵魅力之无穷。

在强调笔墨当随时代、强调意念不断更新的同时,更着重艺术传统的继承,这是他坚定不移的信念。传统是永恒的不朽的,永放光芒的;它又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画家只有义无反顾地深入进去,承受它的真谛、精华与营养,才能壮健自己的心智与肌体。传统的根基扎实牢固了,推陈出新,古为今用,才会有尽兴驰聘、游刃有余的广阔天地。当然对于新潮的东西,也不可一概排斥,贬得一文不值,要经过认真、耐心地审视、剥离、剖析,从中亦可获得启迪思维、拓展视野、激发胆识之端倪与灵犀,唯物辩证者对任何事物总要一分为二。

画存魅力,方能感人,这是尹默先生时常萦绕于胸的一个问题。当看到石涛、黄宾虹、吴昌硕或怪僻冷峻或奇崛超逸的作品,看到当代张大千、傅抱石、关山月等大家别出心裁、惊心动魄的作品,尹默先生便冥思苦索,这究竟是什么原因?经过反复揣摹、回味,乃感到那是画家的心气灵感赋予作品的意境与气韵。它盖能于无声见有声,以线以色,启声谥情,产生巨大的撼人心魄的力量。这意境这气韵,当然源于画家炽烈的情怀与充沛的灵感,这灵感激情又源于对人生社会,尤对现实生活的热恋。试想一个对生活冷漠、寡淡、麻木而疏远的画家,其笔不会有感人魅力的作品。现实生活火如茶,激荡了画家的感情,画家再以感情之火,炙烤观众,亦自有共鸣产生,且是情理交融、顺理成章的。

有了传统艺术的根基,有了深入生活的底蕴,有了娴熟的笔墨技巧,又有崇高的思想境界,自然便有了胆识、有了艺术造诣。在此基础上,便有了敢于破格创新、敢闯禁区、敢夺天下先的气度。尹默先生有句胆大妄为的话,叫知法犯法,无法无天。亦即有法之极归于无法,倘能做到如此无忧无虑、坦荡自由,那自然便进入出神入化之境了。虽是我行我素,尽情驰骋,但仍能万变不离其宗,且随心所欲不逾矩也。

本文由广西快三走势图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超然物外灵气自备——与画家尹默先生化画断想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