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同《墨竹》图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作者: 艺术  发布:2020-03-01

泼墨勾勒的点、线、面交织出一片丛生在山石后面的青翠竹林,惟妙惟肖的数竿青竹是画面的主体,一片淡墨挥洒的竹林烘托着清姿瘦节的粗直竹竿,挺拔高参;竹枝细伸,竹叶交织,千姿百态,娑娑起舞;还有数片翠叶脱枝而飞,飘来转去。

此帧墨迹北宋大画家文同绘制,图中妙写苍崖悬壁之景,虬曲之态,槎牙劲削,枝叶荣茂,凌空倚势,宛若龙翔凤舞之姿,深得碧竿影翠檀栾之致,从写生中来,潇洒有君子风度。

好一幅形同乱真的《墨竹图》!它的作者是中国美协会员尹默。

图中所写与画家作挛拳瘠蹙崖壁纡竹大有不相同处,昔日文同写墨竹自称墨戏,借物寓兴。但尽管如此,文氏墨竹仍然为写实一路,非信笔草草,也决非意尽而不求其真耳。故是图用笔,竹枝竿节劲削,纵健秀逸而不圆媚,深得造化之功,有成竹在胸中之妙,曲尽四时,朝暮之变,风雨阴晦,力求表现竹子耐寒燠,抗冰雪坚贞之格,竿劲圆浑,节质坚硬,竹叶明暗偃仰向背,自然生动,所画崖竹虽生其艰难处,性烈而节贞,具有顽强之生命力,屈曲求伸而终不可移其志,有高风亮节之怀。文氏妙笔除写墨竹外,亦作怪石枯柯、山水人物,《晚霭图》黄山谷题云:文湖州《晚霭图》横卷,观之叹息弥日,潇洒大似王摩诘,而功夫不减关仝,东坡先生称与可下笔能兼众妙,而不言其善山水,岂东坡也未赏见雅。《清河书画舫》评文同《盘古图》:文湖州以写竹名天下,而山水人物世固未见之睹,甲寅之秋,夏叔宜兄弟出其所作《盘古图》相示,盖湖州得意之笔也,湖州胸次之高,足以冠绝天下,翰墨之妙,足以追配古人,去之四百余年,览此图尚足使人油然感动。足见文氏墨竹精妙而山水人物亦称绝品。

童年的尹默生活在沧县农村,母亲是一位民间艺人,喜剪竹、石、花、鸟,这使他从小受到了艺术的熏陶,小小心灵便萌发了爱竹的幼苗。他以棍代笔,画花儿、鸟儿,更多的是画竹。一九五九年,十八岁的尹默考入天津美术学院绘画系,他矢志画竹,如饥似渴地吮吸着画竹知识的百花精粉。大学毕业后,到沧州市群艺馆从事绘画专业,投身到大自然的青山竹林中捕捉四季竹的秀姿妍态,江苏、湖南、江西、广西、湖北、四川的青山竹林里留下了他的足迹。拜竹农和专家为师,恳切请教,屈伏竹下,支起画板,长时间地为竹素描,并收集了毛竹、刚竹、罗汉竹、青皮竹、粉单竹、撑竿等数十种竹的标本,绘制了各种竹种和春夏秋冬四时竹、晴竹、雨竹、风竹、露竹、雪竹等千姿百态的竹形二百例。

文同继承发扬唐以来画墨竹之法,又能在传统基础上独具风骚,创造新意。米芾《画史》评:墨竹以浓墨作面,淡墨为背,此法始文同起。足见文氏是一位颇有见树、影响深远的画家。笔下墨竹尽得其性,悉察神韵以淡墨挥扫来代替丹青朱黄铅粉之工。历代绘画著述对文氏评价极高,《宣和画谱》云:与可于墨竹之画,非天资颖异而胸中有渭川千亩,气压十万丈夫,何以至于此哉。《图画见闻志》评:文同盖画墨竹,富潇洒之姿,逼擅奕之秀,颖风可动,不笋而成者也。以及李衍《墨竹谱》云:文湖州,挺天纵之才,比生知之圣,笔如神助,妙合天成。后人认为墨竹一派文石室为初祖也。《山静居画论》:文与可以士大夫业余画家写墨竹一派,艺名兴隆,其艺术创作有意在笔先,神在法外之意。他曾与苏轼探讨写墨竹之法,苏轼记录了文氏一段精辟重要的议论:竹之始生,一寸之萌耳,而节叶具焉,自蜩蝮虬蚹,以致剑拔十寻者,生而有之也,今画者乃节节而为主,叶叶而累之,岂复有节乎? 故画竹必先得成竹于胸,执笔熟视,乃见其所欲画者,急起从之,振笔直遂以追其所见,如兔起鹘落,稍纵则逝矣。(苏轼《文与可画篑筜谷偃竹记》)这段文辞说明文氏在艺术创作方法求师造化,成竹胸,与可又在《纡竹记》中也曾记述他在陵州为纡竹写生始末,所谓纡竹,亦指生长得纡回弯曲的竹子,这枝竹子出土时亦受环境之困,不能正常发育,故屈己自保,生意愈艰,蟠空绕隙,掌局以进,终成异态之纡竹。当被文同发现时,已经是坚强偃蹇,宛骫附地,虽经扶起而不持。对这样一枝不得其地,以完其生,不能奋风条达,以尽其性的纡竹,作者给予无限的同情并发以赞誉,观其抱节也,刚洁而隆高,凌空四时,磨轹万象之奇植也。

那是一九八一年早秋的一个上午,尹默身背画板,从广西桂林的兴坪镇出发来到漓江南畔的大山中寻竹写生。突然,一股流云扑面而来。他象跌入虚无飘渺的梦境,眼前的峰峦、竹林一切都显得似有若无,如虚如实。他慌忙支起画板,想捕捉这云里竹林的奇观,但流云已成逝物,转过山弯,突然不见了。接踵而来的却是缓缓的山风,霏霏的冷雨。他却一头钻进了雨雨雾烟笼的竹林,呆愣地观察着风雨中竹的奇形异态。眨眼间,暴雨如注。尹默强睁眼睛,只见远山隐形,近石遁迹,唯有近身的竹林翻着碧波。那耸立峭直的竹竿左右博击,扑斗恶云;那倔强不屈的竹枝、竹叶翻回向天,相擦击雨之声,响彻山野,如同阵阵呐喊,吞没了雷鸣。此时此刻,尹默看到,每一瞬间竹林都处于无穷变幻之中,这是任何一位画师如果不是置身风雨中的竹林,都难以捕捉雨中之竹的奇妙形态。这一天,竹林恩赐给他的是舞风型雨的奇景,而风雨恩赐给他的却是一场高烧。他有执着的追求,竟抱病创作了一幅《墨竹图》草稿。

文同诗画双美,书尤工,篆隶行草飞白各擅其妙,此图竹竿亦有飞白韵味,墨竹极具书法之骨力,如苍松古梅碧竿之翠,明月之洁。故苏轼题文同《墨竹图》云:诗不能,益而为书,变而为画。足见作者写竹非墨戏,而是含有深刻的思想感情,苏氏在致文同信中说:老兄诗笔当今少俪,惟劣弟或可以仿佛,墨竹即未敢云尔。又书云:惠寄六言小集,古人之作今世未省见,老兄别后,道德文章日进,追配作者,而劣弟懒性日退,卒为庸人,他日何以见左右? 惭愧而已! 所要挫文,实未有以应命。现见兄之作,但欲焚笔砚耳,何敢自露。前者可以仿佛,后者欲焚笔砚之憾。《黄州再祭文与可》云:艺学之多,蔚如秋蕡。《书文与可墨竹并叙》中指出:亡友文与可有四绝,诗、楚辞、草书、画。在题《文氏飞白赞》云:与可岂其多好好奇也欤,抑其不试故艺也﹗始于见其诗为文,又得见其草篆隶也,以为止此矣。既没一年,而复见其飞白美哉多乎﹗以苏氏之学对文同的书法作品发出如此赞誉,可见文同诗笔一斑,誉古今之冠。

年复一年,寒来暑往,尹墨临摹、习作、创作出多少幅默默竹图,恐怕连他自己也很难数得清。我牵回远驰的思绪,目光又去审视桌上的《墨竹图》。

文氏生于父祖三代儒服而不仕之族。幼显学名,有昼悉力家事,夕常读达旦,博学通诸子,无所不究,为当时成都宿儒文彦博所重,加以奖掖,文氏在宋仁宗皇袏元年(公元1049年登进士第)五百名学子中举第五名,是年仅三十二岁,次年赴邛州(今四川邛崃县)任军事判官,后又兼摄蒲江(今四川蒲江县北)与大邑(今同名)政事,至和元年(公元1054年)再调靖难军节度判官,在邠州(今陕西邠县)居留四年,到嘉佑四年(公元1059年)被召入京为召试馆职判尚书职,兼编校馆书芨,京城官职并未吸引文同,入朝不久,屡次表辞,以亲老为名,求调职四川故里,后因父逝,他才得以丁忧回乡。英宗治乎二年(公元1065年)赴汉州(今四川广汉)为通判,摄守邛州,后又知普川(今四川安岳县)旋因母亲病故,去官居忧,至神宗熙宁三年(公元1070年)才复朝职,太常礼院兼修大宗正司条贯。

本文由广西快三走势图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文同《墨竹》图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