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澍雨:传统题材和当代精神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

作者: 艺术  发布:2020-03-13

阴澍雨

在阴澍雨的画上,有几方印常能见到,一方是气若风云,一方是如水。从其中可以约略感受到画家的艺术理想。不论是风云还是水,均是千变万化、莫可名状,而且平淡天真、无需雕饰,但是又具有宏大的气魄。这些品质与阴澍雨的花鸟画的确相当吻合。他的画没有什么故作奇俏之处,也不渲染戏剧性的对比,无论是构图、笔墨、设色,都给人一种平和的美感。在这里,画如其人的古训似乎能够得到很好的体现。阴澍雨的性格恰如他的画面一样不事张扬,而是内敛平和。当然,对于观者来说,画家的性格并非考虑的对象,画面的性格才是欣赏的重点。阴澍雨画中这种如水的平静格调,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对古代绘画的研读。

8月10日,阴澍雨和祝帅的联展同行在三恒美术馆开幕,这是两人的第二次联展,祝帅的书法和阴澍雨的写意花鸟相得益彰。从题材上看,两人的创作的确找不到当代的气息,在当代水墨盛行的今天,阴澍雨却坚持着传统的道路,在他看来,花鸟的题材并无所谓传统与当代之分,因为花鸟无法像人物那样与当代日常生活语境发声直接的关系,但并不代表水墨的花鸟画就无法体现当代性。同样的创作对象,在当代人笔下就必然具备了当代性的传达,创作主体发生变化之后,赋予的笔墨精神必然发声变化,譬如八大的花鸟所传达的孤独与今人的当代性孤独,在精神上就有很大差别,而坚持传统的阴澍雨就力图用传统题材承载当代的水墨精神。

相信很多人都能觉察到阴澍雨画中的传统气质。但是这些传统到底是什么?它们在画面中到底起着怎样的作用?在阴澍雨的画中,熟悉绘画史的人可以很亲切地看到一长串名单,其中有林良、沈周、陈淳、徐渭、恽寿平、八大、华嵓、吴昌硕、齐白石等等许多人的身影。在写意花鸟画的传统之中,画家展开了广泛的学习。不过如果仔细来看,阴澍雨所选择的,其实主要是明代中期以来吴门地区的花鸟画传统。他曾有一套《观物之生》水墨册页,这其实是在向沈周表示敬意,沈周一套著名的画作即是《观物之生》。以沈周为代表的吴门花鸟画,发展出一种所谓的勾花点叶的小写意传统,虽然后来由徐渭、八大等发展出更为狂放的大写意,但纵观明清写意花鸟画的主流,仍然是较为内敛一些的小写意。阴澍雨更多选择强调物象描绘的小写意,显然有自己的考虑。狂放的大写意花鸟虽然极为个性化,但是极端的情绪表达也容易流为程式,从而堕入别人的个性之中,反而将自己湮没。齐白石之所以放弃早年的冷峻的八大风格,其实也有这样的原因。

雅昌艺术网:这次展览您的新作有很多小幅的花鸟,从题材上看似乎比较传统,您怎么定位自己的创作,灵感技巧有哪些来源,又有哪些发展?

从画面可以看出,阴澍雨对他所选择的传统有比较深的理解。他的画不论是水墨还是设色都很讲求画面物象的描绘。笔墨即使是比较粗放的,也还是一种描绘性的笔墨,笔墨趣味必须要与物象的描绘交融在一起,单纯的笔墨抽象性的展示,似乎并不是他的目的。因此在他的画中,不管是各种鸟鹊昆虫还是诸种花草植物,都很生动,绝无笨拙的造作,这其实正是画家笔墨功力的体现。

阴澍雨:画草虫在花鸟画整个画科当中是很有传统的,可以追溯到宋代的《写生珍禽图》,勾染方法画得非常细腻和客观,到后来宋元明清一路下来专门画草虫的画家并不是很多,直到近代的齐白石,他画草虫是生活中来得比较多,从齐白石往后专门画草虫的画家开始多起来。

相比当下不少花鸟画家,阴澍雨画中的传统意味明显要深得多,这并非是朝夕之事,而是需要长期的练习。对于不少人来说,写意花鸟画的传统似乎只是笔墨趣味,笔墨的书法性和抽象美感似乎是中国传统的典范,因此很多花鸟画成为单纯的玩弄笔墨,再加上一些受西方现代主义影响的黑白构成和空间构成因素。其实如果从明代中期以来的写意花鸟画来看,从来就没有纯粹抽象的笔墨趣味,物象的描绘始终是第一要义。沈周的观物之生,是用笔墨来体察物象,而非用物象来展现笔墨。即便是徐渭的大写意墨葡萄,也是在于画家创造出不同以往的描绘方式。早就有学者指出,明代中期以来心学的发展对画家产生了影响,以本心来格物之理的观念如果对花鸟画家产生影响的话,观物之生想必就是最好的体现。

我自己画草虫的方法主要是来源于宋元画里面有关草虫的勾染技法,之后则进入齐白石的意趣,这几张是一种小的蛾子,我写的是仿齐白石。因为齐白石作品以设色草虫居多,而且他是画在生宣纸上,颜色也比较客观、丰富。我水墨花鸟路子主要是学明代的吴门画派,沈周、文徵明这一路,画勾花点叶和没骨,所以我自己现在画草虫也是工写的对比,跟齐白石是一样的。但花卉的方法基本上是勾花点叶,实际上是强调书卷气,草虫基本上用纯水墨来表现,一个是这样适合我;再一个是有意识跟齐白石画设色草虫有一点距离,我的画法是这样的来源。

阴澍雨所努力的,其实就是力求将笔墨韵味与自然物象融为一体的传统。不过,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没有这么简单。画家必须要找到一个很好的结合点,从形式上看能够把笔墨的质感、层次、肌理、韵味与画面物象的生动、神气糅合在一起,而且从内涵上,也需要将来自古人的笔墨技巧与现代生活融合起来。因此,在阴澍雨近期的画作中,除了水墨写意之外,设色的没骨画开始增多。我想这应该是画家有意识的尝试。这些设色的没骨画,对写生的要求更高,而没骨的方式,又要求对笔墨韵味有相当的把握。画家的中心目的,是表现出物象的生命力,用轻敷的彩色不疾不徐地渲染,正是对物之生意的绝好体察。

雅昌艺术网:怎么看草虫的传统性、当代性,现在大家都在谈当代水墨,您怎么看自己作品的当代性?

阴澍雨的这些没骨花鸟,如果要分得更细一些的话大致有两种面貌,一种更为具有传统性格,譬如《没骨写生册》,采用绢本册页的形式,册中描绘多种花卉,略近于恽寿平的富丽清新风格。另一种是大幅的纸本,描绘豆花、桑椹、禾苗、野黍等等,更为随意,生活气息更浓郁。设色没骨画相对于水墨来说更为清新瑰丽,但是也容易轻浮。阴澍雨在渲染的时候强调了颜色的层次感,利用水分的控制产生出丰富的笔触,这样就使得画面凭添几分厚重之气。

本文由广西快三走势图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阴澍雨:传统题材和当代精神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

关键词:

上一篇:文同《墨竹》图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