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心灵的路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作者: 艺术  发布:2020-04-15

余启平的画让人感觉很美,但又不是简单反映客观现实的美,它里面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沦陷你。

又看到德星的画了,我真的很兴奋,又很激动。感叹老同学经历了二十多年商海沉浮,经历了跌宕的人生之后,还能够再次拿起画笔,描画出如此美妙的风景,依然充满了对大自然,对生活的热爱,让我又看到了一位艺术家的本真回归和对艺术的执着。 我与德星是大学同学,同窗共读数载,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大学时代,他就极具经商头脑,经常去接一些活,挣些收入。后来,他又去做了装修,事业越做越大,成了我们大学同班里的大款。再后来,他们全家移居了加拿大,见面的次数少了,但对他的牵挂却一直埋在心里。 今年4月春暖花开时节,他回到济南,在张夏的山村写生,我驱车前往,一是想见到久未谋面的他,二是想看看他的画是怎样的了。我到时,他正全神冠注的用笔在油画布上涂抹着,下笔有力果断,完全沉浸在创作之中。看到他写生作品的造型、构图、色彩和用笔,很是震惊,于是我在他身后静静地站着观看,想他是怎样从硝烟弥漫的商战中走出来,从纷扰的世事里抽离出来,回归到心灵的平静,又沉醉在线条与色彩之中的呢? 在他画完整幅画后,回过身来发现了我,紧紧的握住我的手,说:老同学,好久不见,看看我的画如何?给个评价吧。我笑道:怎敢给评价了,佩服,佩服啊,你这多年不拿画笔的手,拿起画笔来,还是如此厉害啊!我们携手走下山,他介绍了这几年的创作经历,并说要在5月份在温哥华举办一次展览。 5月19日他如期在温哥华国际画廊举办《丹青北美》的个展。主办方为温哥华市政府,和UBC大学、五月亚裔文化节组委会、协办是国际画廊。这是他艺术上的又一次的涅槃,我钦佩他的勇气和对艺术的执着。他把展览的画作从网上发给了我,作品题材主要为风景,大部分是国外风光,可以看出近几年他的风格演变发展的轨迹。第一阶段的作品明显受欧州古典主义作品的影响,用笔细腻,色彩柔和厚重,是对自然的忠实描写。第二阶段画作用笔逐渐概括、简约,讲究笔触和色彩的空间处理,至后来的作品越来越超越自然,受自然物象的影响较少,融合了中国画和欧州现代派绘画的特点,讲究平面感,色彩愈发浓烈奔放,不拘一格。我仔细欣赏了每一幅作品,这是他在灵性和求索当中不舍进取,提镰收获、折腰拾穗,砥砺和守望,两者当中率性作为,我把这看做是他在艺术圣殿里的智慧和坚守。试想:一个拥有坚定信念的人,还具有着常人不能的坚忍和执着,他拥有今天的成就不是再自然不过的吗! 最近,他回国的次数渐多,我们交谈的也深入了许多。我发现在他身上有了一种恒定的状态,凝固了岁月、保留了过往,如山积海纳而成就份量。恒定是一种心情,砥砺中游、淡定从容,在过江之鲫中独享磐石的岿然。 他在海外这些年,开拓了视野,更加了解了中西文化的差异,感受到了海外文化的魅力。他在大量的艺术实践和观摩中,看到了不同风格和特点的表现形态,结合自身的特质形成了自己特有的风格,我把这种现象归结为他本质的中国传统文化情结和汲取外来民族优秀文化遗产的包容精神上。在辽阔的大自然中,他寻找到了生活的真谛,诗意的情怀。 绘画从没在他的灵魂里消失过,从没丢弃在人生走过的路旁,而是在他的心灵深处扎下了深深的根,让他在过往的岁月里生根发芽,不断的滋长着,养育着他不曾磨灭的对艺术的追求。一只无形的笔一直搁在他的心里,在不经意间,在潮长潮落中,在每一个日出和日落,在他的生命之路上,向他召手,向他呼唤,这股力量引领着他不断前行,向着他的艺术神殿大踏步走去,意无反顾,无怨无悔。 我衷心的祝愿他在艺术道路上再创辉煌,成为一名用真情热爱生活,细心品位人生,积极严肃对待艺术的画家,在永无止境的艺术道路上一直走下去,为我们描绘出一幅幅优秀作品。

余启平的画里充满着矛盾。他的红房子系列、禅修系列给人的感觉就像《围城》里那句话里面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想进去。它们呈现出的图像世界既是熟悉的又是陌生的,既是我们向往的又是想竭力摆脱的,既是安全的又是孤单无助的,有一股矛盾的思想一直纠缠在里面。这种矛盾的情感就像是我们对故乡的情感。有人说,故乡是我们主观臆想出来的心里最想抵达的地方,但是当我们回到了现实的故乡,才发现故乡里早是物是人非。人也不是原来的,房子也不是原来的,周围的气氛亦不是原来的,我们在自己的故乡里迷了路。

写于壬辰年夏至

其实余启平的画在某种程度上就是给我们构筑了一个主观臆造的故乡,一条通往心灵故乡的路。为什么是故乡?因为在他的图式里,永远是中国精神在起着灵魂式的作用,那是一个所有中国人的精神故乡,那里面有沉淀的历史和岁月,有中国传统、有文人情趣、也有当代国人的彷徨。

彷徨,是当代国人的一大时代特征。为什么?因为虽然生活的节奏越来越快,世界越来越小,但人们的心境也越来越浮躁,人与人之间的隔阂也越来越大,越来越缺少信任,越来越孤单。有时候我们想安静,安静了却害怕孤单;有时候我们想喧嚣,可是喧嚣又似乎是一群人的孤单。彷徨的同时,人们对现实的归属感也越来越低,而心底对归属感的寻求却愈来愈强烈。余启平的绘画,正好描绘的就是这样一个世界。更高明的是,他转换了时空。他把当代的喧闹现实转换成了有岁月宁静的某个年代,他把喧闹的街道城市转换成抽象的模糊空间,它是任何地方也不是任何地方,它让身处各处的我们都有一种现场的融入感和久违的熟悉感,使我们在这些画面面前驻足、嗟叹、感伤。可以说,余启平的绘画让中国人找到了文化的故乡、思想的故乡、精神的归属地。

身处异国的人能在他的画里看到中国,身处异乡的人能在他的画里看到故乡。当然,他不只有这些,他的绘画的魅力也不止这样。

他亦有活泼放松的一面。在现在高度工业化的城市社会里,他还能描绘出这样一种生活方式:一介农夫拉一水牛耕作于青山碧水间,抑或一个读书人或畅读或鼾睡在旧式圈椅上;遁迹山林,倘徉山水,在一个蓝天高悬、空气洁净的自然天地里,充分发挥造物主赋予他们力量。我认为这画里绝不仅仅是一种对传统农业生活的回归,而是心灵的回归创造了一种新的生活。

本文由广西快三走势图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回归心灵的路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