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高笔自健·读刘咏书法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作者: 艺术  发布:2020-04-15

中国传统书画是讲以形入神的,写神与传神是中国书画的最高境界,无论是笔墨的皴擦还是线条笔画的表现,最终只是书画家表达审美理想的一种语言而已。西方艺术是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的,中国书画则含有深厚的哲学意味,而刘咏的书法正是从这个层面进入的。

我一直认为,在中国当代书法史、艺术史乃至学术史上,邱振中都扮演着一个不容忽视的角色。记得1990年代初期的《中国书法》杂志上,曾经有论者(似乎就是后来成为著名艺术理论家的浙江大学教授沈语冰)把邱振中称作是中国现代书法史的开端,范景中更是以当代的西绪福斯来描绘他的工作状态,但我觉得这些说法是远远不够的。邱振中对于当代艺术和书法理论的贡献,也许需要我们沉潜相当一段长的时间才能够在历史上给出一个明确的定位。然而,邱振中似乎非常吝惜自己的文字,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他仅仅是凭借着收录在论文集《书法的形态与阐释》(重庆出版社,1990)中的十几篇文章奠定自己在书法界和学术界中的位置的,而2005年由朗朗书房策划出版的《邱振中书法论集》所收录的书目,也基本上都是单篇论文的形式。此前他最为厚重的一本书,当推《中国书法:167个练习》(初版时题为《中国书法:技法的分析与训练》),但这本技法教材以图例居多,解说亦非常精炼。但正是这样一本技法教材,第一次以包豪斯开创的现代艺术教育体系的视角来重新检视书法基础课教学,把书法专业的基础课从欧柳颜赵拉向了艺术作品视觉构成和书法笔法的层面,推动了整个书法教育和书法研究的范式转换。

刘咏是学理工科的,大学毕业后转文从事编辑出版工作,兼修油画、研习书法,凭其较厚实的西画功底和早期较严格的造型训练,加上其才学与灵气,其书艺进步很快。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连续入展中国书协举办的多项全国书法展。当然,这是他勤奋加悟性结果,但也与其从事的书画编辑专业分不开。近年来,作为出版社资深编辑,他主持责编了大量国学大家的文集和书画界名家作品集,得到了当今书画界众多名家的指点与教诲,耳染目睹,眼界自然要高,视野自然要阔,书艺的进步自然要快,这些当是他书艺进步的一个重要因素。

但是无论如何,由于邱振中的论文学术性极强,理论结晶程度极高,不仅牵扯了其他人文学科(尤其是语言学、语言哲学)的方方面面,还常常在运思方式上体现出与一般人文艺术理论学者不同的数理式的抽象和分析方法,使得它们虽然已经被人们所认可,但在实际中往往令艺术理论的初学者望而却步,或是被以实践为唯一指归的书法创作家们敬而远之;而《中国书法:167个练习》如果没有对邱振中的相关书法理论的研习则似乎令人有些难以深入其最为核心的那些地方。因此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我一直觉得无论从理论体系的有机构成还是从逻辑上看,在邱振中《书法的形态与阐释》这样重要的理论著述和《中国书法:167个练习》这部书法教材之间,似乎应该有一部著作把他们联结起来。这既是理论构成的完备性的客观要求,也将是后学者进入邱振中的理论和学术思路的一条捷径。我知道他目前所思考到的领域和深度远远没有被他已经出版的几部著作所穷尽,并且我也注意到了他一直没有放弃在这二者之间建立桥梁的种种努力。这或许也是当我看到2009年由朗朗书房新推出的这部题为《书法》的新著时,并没有感到太大的意外的缘故吧。

刘咏的书法由北碑入手,行书较好地兼容了北碑、简牍、章草与颜体行书的风格。受流行书风的熏染,刘咏的书法形式感与表现力很强。其书法的笔画与结体取碑意,线质结实灵动,有苍辣之味;结字形态多变,偶以侧锋涂抹,稚拙的形式感使作品颇有意趣,这些都能看得出其早期绘画造型的功底及观念对其书法的影响。刘咏属于表现型书家,对书法有较强的自省与参悟能力,对形式的表现较为敏感,这是先天的禀性所造就的,也是书家真正的创作后劲之所在。当然,与当今众多中青年书家一样,刘咏的书法也同样带有鲜明的流行书风模式,这并不是坏事,关键是在流行中如何沉淀、修炼,形成自己个性。才情超越不了阅历与年龄,书法是生命的艺术,因生命的激越而激越,因生命的淳和而淳和。

我必须说,摆在我面前的这部厚达400余页的《书法》,并不是一部像其姊妹篇《中国书法:167个练习》一样的教材续编,也不是一部像《书法的形态与阐释》那样严格的理论著作。在前言和其它很多场合,他都表示出希望写一部可以给普通读者看的《书法手册》或者《书法指南》这样的书,但与此同时,邱振中在多年来对这部著作的体例进行结构的时候,又可以避免了把它写作成大家小书那样几乎可以让任何人在任何地方都能够轻松阅读的通俗读物。我不知道作者在写作这部著作的时候,是否在隐约地以美国文学理论家乔纳森卡勒的《当代学术入门文学理论》为潜在的参照系阅读过这本名为入门的小书的读者都知道,这绝不是一部可以不加任何思考就可以轻松阅读完的故事会。我只能说,《书法》是一部奇特的学术著作,它之出现在当代书法、艺术理论和人文学术的领域,都有着非常奇特的意义。

刘咏为人宽厚、儒雅健谈,又颇好老庄哲学。这种心性火候是经过多年的案头文字磨练与修养得来的,在当今这个躁动的社会,这正是难得的书法创作的最佳心态,这在他的作品中已经很自然地流露出来。刘咏是位读书人,又是一位很有成就的把资深编辑,这对书法来讲自然具备了很高的起点和审美趣味。刘咏的书法总蕴涵着一种超然的沉稳纯静的气质,可以看出,他是以对生命的感悟去观照书法,又以书法的语言去表述生命状态的,正所谓得意而忘言,这是禅悟者的心境,同样也是书画家所追求的最高境界。

正如作者在前言中所看到的那样,在已经有超过十所以上的高校招收书法专业的博士研究生的今天,书法(包括其它中国传统艺术形式)面临着从一门古老的技艺向现代学术体制的重大转型。在转型期,书法自身不得不面临着双重的困难:一是如何面向普通公众介绍一门作为当代文化和艺术中的重要现象的书法创作,一是向整个学术界,尤其是人文社科学术领域绍介作为一门独立学科的书法学、书法学科甚至书法科学。这两个任务是互相联系的,但两者的内部又充满着巨大的张力。作者曾经为这本《书法》构思的两个名字中,《书法究竟是什么》似乎更在着意于解答前面一方面的问题,但恰恰需要利用更多的学术资源和学术话语,而《大学书法手册》,看其来更像是解决后面一方面的问题,但手册这种体例似乎又有失学术的厚重。无论如何,一个学科领域内的大学者,都在本学科内部将学术往前推进的同时,肩负着向社会大众和整个学术界介绍本学科的某种责任和使命。因此毋宁说,正是因为作者意识到把书法传统的核心和对传统的现代思考同时展现给读者本身就似乎是一种悖论性的工作,才使得我们看到今天的这部《书法》。

顾亚龙

本书是以问题和专题的形式结构的学科导论性著作。这种结构体例的确有似卡勒的《文学理论》,它并不像书法理论教课书或者《书法学》教材一样追求黑格尔式理论体系的完备性,也不像论文集一样往往缺乏逻辑之间的联系。相反,它比一部读本要更加突出作者个人的理论思力,与此同时,又要求作者把这样的思考以深入浅出的语言表述给书法界甚至学术界之外的公众。无疑,这是一件出力不讨好的工作。然而正是凭借着这样一种执著,邱振中完成了一个自己二十多年来的夙愿把自己对于书法的理论思考的各个面向,展现给书法界之外的读者。因此,本书作为一部可以联系起他在书法技法方面的整理和对书法理论的学术性思考的著述这两个端点之间的重要链条,把自己对于理论和实践的潜心思考融入一种相对通俗,但同样要求读者做好相应的学术准备的叙述中来。因此在某种意义上,我认为本书可以作为其它学术领域的研究者进入书法研究的一条捷径。

本文由广西快三走势图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眼高笔自健·读刘咏书法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