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咏书法集评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作者: 艺术  发布:2020-04-15

刘永书法得北碑遗风,笔法、墨法、章法都很讲究。大字有康南海气势,小字也醇和有韵味,做编辑的有眼界和知识储备的条件,但把书法写好也是不容易的。刘咏的画以前没见过,光知道他写书法。刘咏的画很好,笔墨很到位,用笔讲究变化、很丰富,很可贵。这些临摹的作品也很好,墨气很足、枯润得当,用笔很松透,很有韵味,有古人神韵。画山水一定要用旧墨好墨,好墨画的画墨色一层层清晰干净,笔墨不脏不浊,用墨汁达不到那样的效果。

寓朴拙于洒脱,用笔天然无饰。

冯其庸

王镛

刘咏的画笔墨基本功不错,很雅,气息对头。像这些细节都很精彩。构图、布局还要再整体些,像这幅画,近景是树石,中间是云,远景是山,不一定面面俱到,可以就画石头,就画树,画面要统一,不要碎。刘咏是搞书法的,用笔用墨很扎实,造型也没问题,画到这个程度应该走出去,多搞创作,多写生,锻炼观察力,要融入自己的理解,形成自己的语言。

文飞为人忠实诚恳,办事竭尽心力,去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任职后,对书法申遗卓有贡献。他的书法也有进步,突出的特点,是写意为本,化古出新,巧拙互用,既生且秀。篆隶魏碑,写出了新意,行草尤有个性,善于在时间节奏上着力,对于张旭、杨维桢与日本藤原佐理的笔势,多有领悟,化为己有,书风在或流动或跳荡中见凌利奇崛。山水画则更传统,有元人味道。

姜宝林

薛永年

刘咏的书法是石刻书风,线条很结实、很老辣,造型开张,尽管有流行书风的影子,但并不有意张扬,很内敛、很有内容、很有趣味,这是难能可贵的。时下很多书家热衷于张扬个性,字写得很夸张、很强势,追求视觉冲击力,这也无可厚非,但书法最终还是应该是内涵为上,耐品、耐看,否则就是花架子。

从文飞的不同作品中可以同时感受到意与法的暗合,拙与巧的相生,顺与逆的搏击,古与今的共存。我特别注意到他的几种书体集于一幅而又颇为协调的作品,这是需要本事的,需要驾驭各种书体的基础,需要统一语言表述的手段,需要变化空间构成的能力。都能做好,确属不易。

杜大恺

王澄

刘咏书法从魏碑入手,取法较高。行书单字以北碑的结体与笔画造型,很有稚拙意趣,很厚重,笔画结实又有张力。结合章法上的疏朗清雅,已形成自己的个性风格。《石门颂》一路的不错,笔法生辣,结体浑拙又出古意,章法上颇具萧散、清雅的气象,气息很好。在行书方面可以再吸收一些黄山谷的韵味与气势,会有更大起色。行草书要多临一些古法帖,线的质量没问题,主要是在整篇和多字、两三字的结构上仔细研究构成关系,用笔要增加变化和丰富性。

肖文飞属于理性与感性俱佳的一类人,所以他有既做学者又能艺术创作的良好资质。艺术创作要驰骋于高层,非要极好的感觉不可,而所谓高层是靠不断的理性的审视来维系和调整的,没有这种审视,创作无法通变与超前,而具体的创作过程则需要永不停歇的新鲜感觉。在与肖文飞交往的过程中,我惊异地发现他低调的言谈举止中蕴藏着发威的潜力与冲动。时间将证明他的优秀。

胡抗美

石开

刘咏的山水画明显是以书法笔法入画的,所谓有笔有墨有骨力,这是很难得的优势,但着力笔墨变化的趣味较适合于小幅把玩的小品,要画大画就应该研究画面的结构气势,研究用墨用色,研究画面大的视觉效果,这当然要看今后自己风格取向的把握确定,空间很大,潜力很大。

在常人眼里,肖文飞性格内向,沉默寡言,有些抑郁。然而,他妻子却说:常常在半夜,他将我从梦中摇醒,要我看他的得意之作,激动得像个孩子,说他顿悟了,然后滔滔不绝地谈他的心得,谈他的志向。内心的激烈与性格的压抑,形成一种张力,表现在他的作品上,每个字的结体仿佛受到外空的巨大压力,向内收缩,然而点画豪放跌宕,转折处锐角高昂,显示出不屈的抗争,强烈的矛盾冲突导致一种特别的神采。刘熙载《艺概》说:书者如也,如其才,如其志,如其学,总之曰如其人而已。看肖文飞作品有字如其人的感觉。

王鲁湘

他最近在一件作品的题跋上说:《天发神谶碑》以秦隶之方参周篆之圆,势险而局宽,锋廉而韵厚,将陷复出,若郁还伸,白石翁取其一瓢而化为江海,历来有成者皆有其安身立命之所,听云阁主人叹曰:吾之安身立命之所安在?显然,他特别钟情《天发神谶碑》。江苏庄天明先生主张学习书法要从生命的基本态出发去寻找取法对象。肖文飞的这种选择是正确的,以他的心性以及功底,学习《天发神谶碑》的困难不在于方、险、廉,而在于圆、宽、厚,如果他能够兼顾到这三个方面,锲而不舍,持之以恒,书法风格一定会别开生面的。

书界写碑的人不少,取法北碑在字的造型上有气势,尤其写大字、对联、中堂等视觉的冲击力大,近年在强调展厅效果的大型书展中,有不少强手,但碑意与书卷之气的融合是一个难题。刘咏近年的书法显然是在做这种碑与帖的消解与整合。由碑入帖,笔画线条已具备了较结实的筋骨,听说刘咏也在苦临《圣教序》及颜真卿《争座位》等行书,相信他这条先碑后帖的路会越走越宽。

沃兴华

张旭光

湖南人的书法,从僧怀素到何绍基,从毛润之、齐白石以至当代书坛的新锐,从古至今,决不缺少才气和霸气,或龙蛇竞舞,或风雷激荡,或铁划银勾,或春蛇秋蚓,不一而足。文飞的书法,作为湖南新锐的一个代表,有才气而能无霸气,可谓雅人有深致者。

上世纪90年代刘咏为我编了好几本书,接触也较多,比较了解。刘咏书法近几年进步很大,从整篇的章法到字的结构、笔画,很结实、很内敛、很静、很文气,内涵丰富,这是不容易做到的,与他做人的风格很一致。书法整体要看气息,具体到每个字还要耐看,需要不断实践、修炼。

刘彦湖

刘正成

文飞性情极深,而言语颇寡,其抑塞孤傲之怀一发之于书,故其书内敛而倔强,如绝壁之木,上有峻石之欺压,下无滴水之润泽,而鼓努自奋,不可遏也,虽千难百厄,力抗而无悔。文飞书用笔虽提皆按,力透纸背,虽有连带,皆见斩截。笔刚而涩,意奇而深。彼专尚端正典雅者,或怪其突兀支离,而不知书法之工,固有在结构之外者。

刘咏书法近几年越来越将碑体风格提炼的简净内敛,脱掉野气与火气,线条、结体静穆内敛又不乏情趣,形成了自己对汉魏摩崖碑刻书风的独特诠释,很有意思。建议刘咏继续下功夫研究秦汉书风,专心致志地把自己的追求和风格坚持下去,把一种风格做到极致就是唯一。

文飞书力重笔方,亦年龄使然。他日自化,或能磨砻圭角,益以浑成,吾拭目焉。

曾翔

郑寒白

刘咏的书法立场无疑是靠近现代的,他对时法的多所撷取表明他不是一个守旧者。因而,强调书法的造型、结体的稚拙以及夸张的趣味,这些来自绘画性的表现形式构成了其书法审美的旨归。不过,对时法的撷取并没有使他沉溺其中,强烈的书写性和内在的碑骨支撑使其书法肆而不野、怪而不诞,另有一种生辣烂漫的别调,体现了其书法创作对自身理性的度的把握。依我感觉,刘咏的书法如稍汰其新尖,而深入到另一种传统徐生翁、齐白石、谢无量、马一浮、陶博吾,则其书作无疑将进入一个新的境界。

文飞兄的作品在美学上选择的是一种自然而又奇异的路数。因而,其略带野逸的美学品格必然倾向于选择有利于此种情结自由表达的形式。在文飞兄的诸般书作中,我个人认为,最能达以上之意者当属他的小字型书作。或长卷、或斗方、或横披,总是能在笔墨流走之间得自在、得真如、得萧散,而且这些书作虽然在美学分类上或雅逸、或清野、或奇诡,但与作者内心的呼吸相契合,始终散发着一种寓朴拙于洒脱、天然无饰的情调之美和歌吟之美。其郁结处如楚骚的泽畔行吟,其诡怪处如山鬼之啼哭,其烂漫处如高士之扪虱这样的思绪、这样的情愫是否是湖南人与生俱来的性情,这个问题我说不好。但就文飞兄来说,我很清楚的是,在文飞兄淡漠而沉静的外表下的那颗文心的跳动它所牵动的神经始终是在以忠实于自我为本位、在不断的淬砺之中寻找个人之升腾的,在这个过程中,所有的人生痕迹都将在灵魂的归化过程中浓缩为一种图式化的象征、一种人生一瞥的折光,因而,它所表现出来的艺术形式是淬砺之后的产物、是一种人生况味的真实写照。它与文飞兄人的这一个有关、与历史有关、更与现代人对于人的诗性栖居状态的独特解释有关。

姜寿田

梁培先

刘咏为人宽厚、儒雅健谈,又颇好老庄哲学。这种心性火候是经过多年的案头文字磨练与修养得来的,在当今这个躁动的社会,这正是难得的书法创作的最佳心态,这在他的作品中已经很自然地流露出来。刘咏是位读书人,又是一位很有成就的资深编辑,这对书法来讲自然具备了很高的起点和审美趣味。刘咏的书法总蕴涵着一种超然的沉稳而又纯静的气质,可以看出,他是以对生命的感悟去观照书法,又以书法的语言去表述生命状态的,正所谓得意而忘言,这是禅悟者的心境,同样也是书画家所追求的最高境界。

书法的传统高如山深似海,理解不透彻,要么被山压着,要么沉入大海。肖文飞对传统自是有很清楚的认识,这种认识按照清人的说法是以古人之规矩,开自己之生面,按时下通行的说法是要保持自己特有的风致和腔调,要有自己的面目。纵观古人书作,也能看出各人之生面多么鲜明和突显。不少习书者也声称,既要师法古人又能自出机杼,但真正做到这一点的人并不多。有意思的是,艺术也正因此才给人们无限想象和突破的空间。于古人传统中,肖文飞有习王羲之者、有习董其昌者、有习八大山人者、有习金文汉隶者,由这点看来,肖文飞的内心还是很爱古人的,古人的文心书迹既是媒介又是生发点,即便如此,而肖文飞能不履不蹈,下笔一如狠重斩截、沉着痛快,行草楷隶杂揉,卸去了古人书迹的形态而一呈萧散奔纵之势,自己的语汇从古人经典中撷取出来而复又连同自己的情绪归于传统之中,成为肖文飞独有的风神生面。

顾亚龙

这样的风神生面所倚借的真汝写意精神我是非常佩服的,洋溢着一种强烈的自我情感特质。有明以来,董其昌认为逸品高于神品,艺术中展现自然、本真的性情最为可贵,要不断发现真汝的本相。这个真汝一旦发现,即不再被古人所笼罩,自性本相自能随处流露,即便是临古,亦如同自运一般。我不知道肖文飞是否深受这种观念的影响,但他已知真汝,是注重主观情绪,借物抒己的写意表现的达人。这说明肖文飞一方面是对古代传统的深研和理法的循从,更为重要的是,立足点是自我主体,是我在和我法,这或许与他画写意山水也有很大的关系。他敏锐地发现,书法传统与现代二者的相通正是这种真汝写意精神所指引的方向,沿着这个方向,肖文飞近年来专心于他的这条道路前行,表达他萧散奔纵的个人情感,这也正是肖文飞的内心所在和他人生体验的一个重要部分。

刘咏书法的结体与章法,古意与新意并存。单字欹侧,行列疏朗,却不散漫荒野。他的令人惊奇之处还在于能利用同一种分布的手法,将条幅、斗方、长卷、团扇之中的章法处理得非常妥贴,几成一种个人风格。这并不是说他是一个中和主义者,刘咏无意作这种无益的实验,因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追求传统本身并没有错误可言,问题是很多人对传统的认识错误。刘咏在六十年代的这群人当中,是少数对传统有正确认识的书法家。这一点,我无法说出很多道理,只不过从他的作品当中可以清楚地得见古意。

李澍周

杨林

本文由广西快三走势图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刘咏书法集评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