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室呓语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作者: 艺术  发布:2020-04-20

这个冬天做的这批呓山水系列是续禽殇系列之后的新作品。我一直是纠结于现实与非现实之间,困惑,迷茫,就像活在一场梦里,分不清自己是在现实里还是在想象中,往往就在眼前实实在在的东西觉得非常不真实,而那些看不清楚想不明白的却觉得有一种力量存在,我想呈现这感觉的景象,近可能去接近它,但我始终无法掌控它。

每次去同行的家里玩,其实我最想看的就是他们工作室的样子。我总觉得,通过画家画室的布局,通过其案头的陈设,应该就能看出这个画家的心性和修为,至少管窥一二。毕竟,画室乃画事发生之端。

我觉得这样的艺术实践过程轻松自由,它既是一种体验也是一种修练。中国古代山水画常常是如梦似幻,云雾飘渺,清幽淡雅,这种境界是中国人几千年一直在追求的梦想和想象,这就是仙。仙人、仙山、仙境存在于每个人的想象中,我正是想用呓语的方式去诉说我想象的仙山景象,这样的景象既是语无伦次也是荒谬糊涂的景象,它交集着古代人和现代人的生命体验和心路历程,这里有关于历史情结的呓语、关于情感的呓语、关于自然的呓语、关于都市的呓语,我试图诉说理性和感性的对峙、历史与现实的纠结、物质世界与精神世界的对立。我内心充满困惑,就像一天夜里突然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说了许多糊里糊涂不着边际的话,梦醒来又开始重新体味,又像穿越了时空,自己和自己的前世、今生、来世对话。

过去的画家,除了工作单位提供的局促的创作空间,很难有属于自己的一块创作领地。那时的艺术不是属于个人的,而是像画室一样,多是属于单位的,属于公家的,自然他们的画也多是为单位、为公家所画。画室中不会有多少属于自己的东西,而他们画中那些红光亮、高大全的东西,又有多少是属于他们自己的风格呢?

挥毫狂舞、低吟浅唱、且歌且行,我想用一种追随的态度去寻找,小心翼翼、顺势而为,努力呈现这些变化无常,无法捉摸的景象。这种被消解,无秩序,无法掌控的过程正是我想去做的。

现在的艺术与以前不同了,它不再完全属于公家,它可以属于艺术家自己,当然它也还可能属于比公家还厉害的角色市场。市场对艺术家比公家要仁慈的多。它可以为画家提供宽敞的工作室,这些工作室是前辈画家想都不敢想的。

孟涛

今天画家的画室,少则几十平米,上千平米都不稀奇。我见过许多画家的画室,装修高档,藏品丰富且恒温恒湿,堪比博物馆,画室主人的画作在市场上的价格自然也是不菲。画家与市场的合作很开心,对市场有求必应。不知不觉中,画家在自己画室中创作的作品不再完全属于自己,而是属于市场。画室不再是个人艺术创作的温室,而是变成了商品生产的工厂和流水线。

本文由广西快三走势图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画室呓语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