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神遇不以目视:“物像”到“心相”的距离—

作者: 艺术  发布:2020-05-04

忻东旺,男,1963年生于河北省康保县,现工作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油画学会理事。1995年《诚城》获第三届中国油画年展银奖,1999年《远亲》获第九届全国美展铜奖、2001年《武装》获建党八十周年优秀作品奖、2004年《早点》获第十届全国美展金奖。主要作品有《诚城》、《明天多云转晴》、《适度兴奋》、《装修》、《边缘》、《早点》等。

原以为忻东旺的工作室会像大多数艺术人士的私人领地一样,四处飞溅的颜料、稀奇古怪的收藏、体现个人趣味的摆设等等,结果却恰恰相反,忻东旺的工作室整洁雅静、让人气定神闲。

在我到访的同时,某知名媒体记者正在给即将刊载的忻东旺人物专访拍封面照片。从画布前到镁光灯下,忻老师略微显得有些不自然,我猜想大抵是因为他日常都醉心于对着人物写生作画,突然成为别人艺术创作中的主角定会有局促之感。趁着空档,我在脑海中开始构想接下来与忻老师的谈话

缘起农民工

各式农民工一直是忻东旺关注并以其为对象创作的群体,多次荣获殊荣的作品也大都选材于农民工,所以我们的谈话自然从这一群体展开。

忻老师说:艺术家的创作都与个人经历有关,心中有什么就能看见什么,之所以能发现农民并对其感同身受,是因为我从河北的一个小农村出来,个人的生活经历使我从中感受到的苦难、贫困、窘迫甚至歧视,让我能更准确的理解农民工的生活,理解他们的世界和情感。

正是这份与生俱来的亲近感,忻老师画笔中的农民工群体为他带来了崭露头角的机遇。1995年,以农民工为题材的作品《诚城》,获得了第三届中国油画年展银奖,1999年创作的《远亲》获第九届全国美展铜奖,2004年创作的《早点》更是一举斩获第十届全国美展金奖。2005年,忻东旺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主题为村民列传的个人艺术作品展,给了他笔下农民、农民工一次集体亮相的机会。

《消夏》 280x210cm 2009年

近些年,忻东旺画中的农民工与最初相比发生了很大变化,对于这一点忻老师说:九十年代最早开始画的农民工都是突发的集体出走,到城里面主要是干苦力活,现在的农民已经和从前的大不相同,来到城市是来追梦的,抱着闯荡江湖的心态,从事的工作也各行各业,有保安、有模特、还有人怀揣明星梦去做群众演员等等。城市化进程的加快给农民工带来的心理和精神上的变化未必人人都能发现,即使发现也不一定有深刻感悟,只有用心才能体味其中滋味。忻东旺老师做了这个有心人,在他看来,农民工代表了中国城市化进程中的主要问题人群,他们有着强烈的自卑,并处于对人生充满疑惑、迷茫的时期,心理活动丰富,而越是心理活动丰富,越是精神压抑、纠结,越是内心有痛苦和困惑的人,他的表情越是丰富、越是微妙,这就是为何忻东旺的绘画呈现出活力、张力的原因。他用独特的艺术语言将人物的精神世界予以艺术性的创造,让欣赏者感受着他对精神的关怀。

《威武》 180x110cm 2012年

锁定微表情

人们在评价忻东旺肖像画的特点时,通常会用到变形二字,但是令人困惑的是人物虽然在变形,但是又从来没有离开过写实主义,甚至比其他写实画家更抓住了人物的精神和意志。我好奇问忻东旺原因何在?忻老师说了四个字:得意忘形,我们知道人身上的结构是什么样的,有多少骨头和肌肉,但是不知道这些骨头和肌肉在发生什么作用,它们的表情是什么。苏格拉底曾说,艺术家要准确的观察人物的表情、情感,情感支配人体动态的方式,为了达到表现心灵的目的,这是我理解写实的真谛所在。因此,忻老师说他的写实不是形的写实,而是意和神的写实,他强调微表情,强调有意在先的创作方法,认为画画之前应该先与模特交流,通过他的表情读到他内心的心理活动,保证在提笔之前已经明确自己要画什么,然后通过对人物特征的夸大表现,将空的意象在实的形中升华。

《金婚》 160x80cm 2008年

细看忻东旺老师的肖像会发现,画上的每一道笔触都带着生动的表情,鞋子、丝袜、痘印,甚至是女人体腰间勒出的印痕都是那样引人入胜,栩栩如生。特别是肖像额头上用画刀抹出的一笔,更是细腻传神。用忻东旺自己的话说,额头代表人的思维和思考,从符号学的角度上它是人的思维、思想的暗示。忻老师希望,通过他的画笔去凸显那些时而纠结、时而舒缓的额头以及丰富表情下,当代社会的中国精神,同时也通过丰富的表情,赋予他们思考的权力。

听忻老师讲述自己对于微表情的把握,对于人物意韵的思考,似乎使我理解了丹纳在《艺术哲学》一书中的一段论述:艺术家在事物前面必须有独特的感觉:事物的特征给他一个刺激,使他得到一个强烈的特殊印象。他凭着清醒而可靠的感觉,自然而然能辨别和抓住种种细微的层次和关系:倘若是一组声音,他能辨出气息是哀怨还是雄壮;倘是一个姿态,他能辨出是英俊还是萎靡。

探索民族化

谈到油画民族化,忻东旺谈道:油画民族化不是简单的油画画出水墨效果这种表面的形式上的嫁接,而是深层次的。有人说用油画的方式来呈现水墨的表达就是中国油画,这只是表面的结合。中国油画背后应该是两个传统,一个是来自西方的母系传统,还有一个就是来自中国的父系传统,油画脱胎于西方,但仅延续这个传统是不足以构建中国油画自己的生命体系的,而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在世界美术中闯出属于自己油画的一片天空,所以这样就要有中国自身传统的文化,就要深深地种植自己的文化基因,只有中国的文化基因在西方油画的体内发生变化,才能孕育出属于我们中国油画自己的生命与灵魂。

《古玩》 240x160cm 2012年

在油画民族化的问题上,忻东旺既不回避,也没有做简单化的形式嫁接,而是在他的油画中自觉的融入了中国文化的传统血脉。他从汉俑的浑然天成、唐俑的张力与霸气以及晋伺和双林寺宋塑的清澈神韵中吸收了创作的灵感和造型意趣,将油画语言注入了中国艺术的意识和灵魂。在忻东旺看来,源于生活情感的创作激情和在历史维度中的文化认知,才是艺术创作的法宝。

锤炼感受力

在谈到如何进行写实教学时,忻东旺告诉我,在他没有和模特充分沟通前他不会下笔,他若看着面前的对象没感觉,也不会下笔画,他总是试图透过眼前的物像捕捉到人的精神。忻东旺老师说,艺术就是要利用实在的形象捕捉虚的意向,要观察和把握人的特征,作画是画关系,画特征是为了表达人物内在的真实,因此意向是更为真实的,艺术就是要通过描绘外化表情从而表达精神心理。而对于特征和表情的把握,恰恰是忻东旺在写实教学中最让他忧心的。

《诗性的肖像》 100x80cm 2013年

忻东旺说:特征和表情在现代写实教学中是最容易被忽略的,学生需要加强感受力,这是作为艺术基础中一个重要部分,这和表现绘画技巧和知识并列,甚至更重要。让人担心的是很多艺术类学生受到应试教育模式的影响,没有接受良好的艺术启蒙,画得假、大、空,缺乏对艺术的感受力。在忻东旺看来,感受力对画作的生命和灵魂是至关重要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同的经历,用心感受,之后从中发现其中的独特魅力,并将其转化为笔下的生命与灵魂。

采访即将结束,当我慢慢拉回思绪,在纷繁的信息聚集处却清晰地留下了这句话:只有用心,才能绘画出属于自己的一条道路。

文/关春妍、学生记者团侯羽佳

本文由广西快三走势图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以神遇不以目视:“物像”到“心相”的距离—

关键词: